网站首页
人大概况 代表大会 常委会会议 主任会议 决议决定 审议意见 人事任免 调研视察
人大要闻 视频新闻 通知公告 代表工作 备案审查 基层人大 自身建设 人大艺苑
  热门阅读  
  全文检索  
请输入关键字:
   
 
  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人大艺苑 >> 文章内容

小 巷

      [日期:2011-03-21] [字体: ]
     老家是个江南小镇。小镇不大,巷弄却不少,错综复杂,蜿蜒绵长,陌生人闯入小巷,一下两下出不来。它是迷宫,是它扰乱了我对时空的准确感受。阴雨天或是晨昏时走进小巷,我会觉得一切都不太真实,觉得两边高耸的土墙,青砖封成的檐口,青石打砌的墙根,鹅卵石铺就的路面都会飘浮起来,围着我转,把我一下子带到前朝古代。似乎每块青砖和石头都有记忆和来历,走得多了,脚底每块石头都走进我的脑袋,它们的样子,它们的颜色,脚走一块,就在心里过一块,熟悉它们就像熟悉身上的伤疤一样。小巷狭小幽深,两边不起眼的房门常常紧扣着。房门前两边都有几块园墩墩的石凳,安安静静地紧挨着墙根,光滑的石面以及长满青苔的底部,都让人知道它们的久远。    离开老家,离开小巷已有20余年,可小巷总固执地时常潜入我的脑海,走进我的梦境,如一汪清泉滋润我的心田,我甚至觉得它已成为我身体上的一部分,有如肤发,无法割舍。   清晨,我清楚地记得小巷是怎样浮出黑暗,浮出淡淡的雾海,又怎样渐渐地被炊烟笼罩。太阳还没有出来,小巷里的年轻人早已荷锄下地了。此时的小巷是寂寞的,只有慷慨的阳光在小巷里晃啊晃的,只有调皮的清风在小巷里逛啊逛的,只有出门摘菜、赶集的阿婆在小巷里走啊走的。偶尔,不安分的猪也会逃出自家的猪圈在小巷里自由徜徉。待到广播中“勤俭嫂拉家常”的时候,小巷才开始热闹起来,到菜地里摘菜的阿婆回来了,到肉铺里割肉的阿婆回来了,到集市上买扫把的阿公回来了,开门的声音从东家传过来,过一会又从西家传过去。不一会儿阿婆们都拎着菜篮子已坐到门口的石头上了,边择菜,边聊天,你道一句,我说一声,不紧不慢就如小巷中走过的时光,绵延不尽,不知头尾。待到石头边剩下一堆菜头菜脑,炊烟就陆陆续续从各家烟囱里升起,袅袅的,连同各家菜的香味漫到小巷里。东家漫出来的辣椒味浓浓的,呛人;西家漫出来的酸菜泥鳅香香的,诱人。待到广播里传出“每周一个歌”的时候,干活的,上学的就陆陆续续回来了。干活的回来往往不轻松,哼哧哼哧挑着担子回来了,扁担叽咕叽咕上下颤动。放学的唱着歌蹦蹦跳跳地回来,这是小巷里真正的生气,看到他们,小巷里的青石板亮了,门口的石头也活了,家里梳着圆圆发髻的阿婆眯着眼睛笑了。   活泼可爱的孩子们都端着饭碗出来了,从自家石凳转到二婶家石凳,从二婶家石凳转到三叔家石凳,碗里的葱闷豆腐换成了人家的黄芽菜,一路的绕回来,一路的换回来,一路的吃回来,转来转去孩子就转大了。    春天多雨,一开始,绵绵地下,雨丝飞来飞去。下多了,雨水就从高高的屋檐漏下,滴答滴答地下,滋润着墙根的青石和路面多彩的石块,像上了油彩,亮亮的,偶尔,有人撑着油纸伞走过,小巷显得更加安静。    当然,雨的性格一年四季都不一样,夏天,小巷里的雨水同样狂暴,有时像用瓢泼下,都打在石块路上,把石块打得干干净净。雨水一到地面就汇聚起来,成群结队地流过一块块石块,浩浩荡荡往低处流。雨过天晴,晚上,小巷里的人就惬意了,终于舒舒服服坐在门口石头上纳凉,顽皮的孩子在巷弄里追追打打。萤火虫出来了,忽高忽低,领着三五个孩子玩,叽叽喳喳的。半大孩子却都围着我堂兄,老讲着第三次世界大战要爆发了,让人感到既紧张又兴奋。“第三次世界大战”带给我们无穷的想象:全世界都闹腾起来,那是咋样呢?日本人又进村了那又咋样呢?不知谁出了主意说做“百货弹”,西街已经有人做了。为了对付“第三次世界大战”,我堂兄带领一班人刮硝做“百货弹”。等“百货弹”硬了,某段僻静小巷里的“战争”就开始了,“百货弹”飞来飞去,不时有半大孩子“受伤”。“受伤”孩子夸张地“嗷嗷”叫几下以后,又勇敢地投入“战斗”。如此安静温柔的小巷竟也会发生如此“疯狂的暴力”,这要归功于英雄的电影。革命英雄主义游戏比传统的捉迷藏刺激多了,让人无比兴奋。懵懂小子在这样的游戏中锻炼了勇气和谋略,也获得了英雄气概和危机意识。    小巷里的人很少有闹钟,更别提手表,可作息相当准时规矩,等到广播上《大海航行靠舵手》的歌声雄壮响起,大人孩子再野也回家睡觉了。夜未深,人已都进了梦乡。月光静静地照着深庭大院,照着低矮的茅房,也小心翼翼地照进小巷,生怕扰了小巷的宁静,乱了小巷的呼吸。   我曾一度以为自己会在这小巷里一直住下去,直到地老天荒,像我的祖祖辈辈。可没想到随着升学,我走出了小巷,和其他孩子一样。所以对小巷我一直保持少年清纯的视角,没有欺诈,没有邪恶,永远那么安静而美好,犹如处子;永远那么宽容而慈祥,犹如隔壁阿婆。虽然,小巷老的老,拆的拆,破败了,消失了,但是她永远活在我、我们的心中,等到我们也烟消云散了,小巷是否就真的没了呢?我想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办公室  郑淑莲)
主办单位:武义县人大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28823号 电话:0579-87665455
邮编:321200 技术支持:今日网络